《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第70章遇见你真好全书完及《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玄幻快乐时时彩 武侠快乐时时彩 仙侠快乐时时彩 都市快乐时时彩 言情快乐时时彩 校园快乐时时彩 历史快乐时时彩 军事快乐时时彩 网游快乐时时彩 竞技快乐时时彩 穿越快乐时时彩 重生快乐时时彩 官场快乐时时彩 架空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排行榜 耽美快乐时时彩 科幻快乐时时彩 灵异快乐时时彩 推理快乐时时彩 同人快乐时时彩 北京赛车 乡村快乐时时彩 快乐赛车 综合其它 热门快乐时时彩 总裁快乐时时彩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快乐时时彩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 言情快乐时时彩 > 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  作者:为伊憔悴 书号:49361  时间:2020/2/7  字数:10303 
上一章   第70章 遇见你真好(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王文凯打完电话,重新了衣裳,上,搂过来宋乔,把她温软的身子往怀里紧了紧,依偎着睡了。

  宋乔醒来时,厚重的窗帘遮挡,屋里光线很暗,她赫然发现自己躺在王文凯怀里,懵怔,恍惚想起昨晚的事,昨晚自己喝多了,后来…。吓了一跳,拉开被子,朝下一看,大惊失,睡裙卷到间,少的可怜的布片不知哪去了,急忙拉上被子盖住身体。

  王文凯睁开眼,一脸足轻松笑容,幽深的眸底化不开的柔情,神采奕奕,指尖滑过她的脸“你不知道你昨晚有香。”宋乔呻。声娇娇弱弱的,时有时无,那么美妙,温软的身子娇颤着,能令男人发狂。

  宋乔拨挡开他的手,羞恼“你昨晚…。。你不是说好尊重我,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王文凯伸出胳膊搂她,宋乔裹着被滚在另一端,嗔怒道:“你趁我喝多,欺负我。”

  “真不是我故意欺负你,你当时…。。,你好好想想,昨晚的事,你都吃什么东西了?”王文凯冤啊!现在想起都后怕,当时要是不及时赶到,宋乔中招了。

  宋乔记起昨晚自己身体的反常,很不正常,前后回想一遍,酒桌上喝的酒应该没什么问题,大家喝的白酒,都是一样的,当时,喝得是有点多,没感觉有什么异常,身体起变化,应该是,回房间后,服务生送一壶茶水,自己酒喝多了,口渴,喝了一杯茶水。

  宋乔下地,桌上的茶壶还在,里面还有残茶,道:“我喝了茶水,好像之后就不一样了。”

  王文凯幽深的眸闪过一抹戾

  回去的路上,宋乔靠在一侧车窗边,不理王文凯,王文凯角边漾着愉悦的笑容,一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伸过去,抓她的手,宋乔甩开。

  “还生气?这次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意外你好像高兴。”宋乔掉过脸,看向窗外,不看他。

  王文凯嘿嘿,饿了这么久,终于吃到了。

  a市五星级金凯帝酒店,总统套房里,林筱曦站在窗前,有人轻轻敲门进来“林总,王副总来了。”

  王文凯推门,林筱曦转回身,明媚的笑容瞬间僵住,王文凯眼底蓄着寒冰,房间里弥漫阴冷气息,林筱曦倏忽脊背发凉,传导到指尖冰凉,她一时不敢开口说话。

  王文凯压抑着怒意,把一叠资料摔在她身旁的桌子上。

  “文凯,你终于来了。”林筱曦微弱的声音,不像自己嘴里发出的。

  “那家儿童用品公司是你林家出资注册的?”王文凯低沉的声音有股威慑,冷冷的盯着她,林筱曦本能想否认,可是王文凯的目光过于犀利,她无法遁逃,她不敢正视他,细弱的声音,仿佛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带着一丝委屈的哀求“文凯,我,我那么做都是因为你,我想要得到你…”“够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林筱曦了,从前那个林筱曦善良,不会去害人,你知道你现在变得多么可怕,变得我都不敢相信。”王文凯痛心地道。

  “文凯,你能原谅我吗?原谅女人的善妒,我爱你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你只看着她,看不见我,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多痛苦吗?文凯,你不爱我了是吗?你爱她是吗?”骄傲如林筱曦用乞求的口气,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卑微。

  接下来王文凯的回答,把她的心房瞬间击碎“我爱她!”王文凯的回答斩钉截铁,笃定到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林筱曦颤抖声音“文凯,你对我难道已经没有一点感情了吗?”

  “很遗憾,没有,虽然我知道的有点晚。”冷漠的语气,不带一点感彩。

  林筱曦刹那脸色惨白,身体摇晃,王文凯无动于衷,没走过去扶她,林筱曦本能伸手扶住身旁桌子,苍白虚弱,无力地道;“文凯,你真残忍,我等了你六年,我以为六年我没变,你也不会变,没想到你竟爱上她,她哪里比我好?”

  “林筱曦,她比你善良,真诚,我不许你伤害她,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你如果再敢伤害宋乔,我决不答应!”说完,王文凯转身,脚步没有丝毫迟疑,朝外走去。

  林筱曦绝望地叫了声“文凯。”

  王文凯头也没回,开门出去。

  宋姗站在一条偏僻的人行道上,在打电话“林总,你代我做的事都做完了,你答应给我的钱,我去什么地方取。”

  “你做的可真好,你知道你姐姐昨晚跟谁共度良宵?”电话里林筱曦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我姐不是跟程枫吗?他已经去了。”宋乔疑惑,明明看着程枫走进酒店。

  “你姐跟你姐夫王文凯春风一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想到宋乔有这么蠢的妹妹,我林筱曦这次栽在你手里,你还想要钱?我没找你算账,便宜你。”电话挂断。

  “喂,喂!林总你听我解释。”电话那端传来嘟嘟声。

  宋姗傻了,按照事先计划好的,她用姐姐宋乔的手机给程枫发短信,估计程枫快到时,她把一壶下了药的茶水,叫服务生给她姐送去,她看着程枫去她姐的房间,大功告成,躲在房间里打报警电话,然后,悄悄溜走了,姐夫王文凯什么时候去了?她一点不知道。

  宋姗正琢磨不明白,她妈耿淑娴来电话“姗姗,你怎么还没过来,你的事办完了吗?你不是说能拿到一大笔钱,拿到手里吗?乡下你表姨家,生活条件不好,秋后,晚上蚊子可多了,咬的我浑身全是大包,破土房子闷热,睡不着觉,伙食也差,油水都没有,你要拿到钱,咱们娘俩就可以回去了。”

  宋姗正懊恼,不耐烦地道:“钱没了,妈,你先在哪里待着吧!”

  “姗姗,没钱你赶快来,万一要债的看见你,钱要不找,打你的主意,你可千万别让他们看到你。”

  “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宋姗家不敢回去,堵着门要钱的,除了那些要命的债主,还有亲戚,三亲六故她妈都借遍了,宋乔现在手头上就几百块钱,想来想去,实在没地方可去,无路可走,只好打车去火车站,去乡下找她妈。

  林筱曦把手机朝墙上砸去,把能拿到手里的东西通通地摔在地上,门口几个跟着她的人,每听见里面一声瓷器玻璃碎裂声,心都一哆嗦,酒店最豪华的总统套房里的摆设,那件都价格不菲。

  林大小姐有极好的教养,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头一次,无人敢劝,没有敢拦着,她抓起一个古董花瓶,刚想往地上摔,门被推开,林家大小姐发脾气时,有人敢靠前,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林筱曦看到来人,手里的古董瓶举在半空,僵住,没有落下来,这进来的温润如玉的男人轻轻接过她手里的瓶子,平静地道;“闹够了没有?”

  林筱曦泪涌出来“你是来看我笑话吗?”

  何尔淳把瓶子放下,苦涩一笑“筱曦,我们认识二十年,我做了你六年的未婚夫,我是能看你笑话的人吗?”

  林筱曦突然跪在地上,放声大哭“我的心好痛,他把我忘了,他怎么能不爱我了?”

  何尔淳低头,惊悸地看着她膝盖下渗出一点鲜红,她的膝下全是玻璃碎片,惊痛地搀抱她起来,大声朝外喊道;“快叫大夫。”

  林筱曦全然不知疼痛,伏在他身上哭的昏天黑地,何尔淳抿,面部肌动几下,举起手,迟疑一下,轻柔地拍着她的背。

  -----------------------------------------------

  王文凯坐在车里,等在楼下,看见宋乔从门里走出来,拉开车门,下车,宋乔却视而不见,从他身边走过去,自从上次从b县回来,宋乔就不打算理他了。

  王文凯赶紧跟上去,宋乔走快,他走快,宋乔走慢,他走慢,宋乔上公车,王文凯跟在后面上去,硬是坐在她旁边空座位上。

  夜晚这个时间,公车上没几个乘客,空车来回跑,宋乔坐在靠窗边,她乘车每次都愿意找个靠窗的位置,视线开阔,宋乔靠着冰凉的金属车身,眼睛朝车窗外看,没有聚焦,心思不知道想什么。

  耳边吹拂男人的气息“我同意离婚。”

  宋乔以为是错觉,自己刚才走神了,偏头瞅瞅他,车里没开灯,王文凯面容有些模糊,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同意离婚,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宋乔听见自己发涩的声音。

  “你跟我回趟老家,我几年没回去,祖父母年纪大了,你能答应吗?”

  王文凯突然答应离婚,宋乔的心仿佛一下空了,顿顿的疼,心底涌上酸楚。

  王文凯距离她很近,车窗外街道两旁灯火阑珊,明亮的灯光划过瞬间,王文凯看宋乔眼角凝着一滴泪,宋乔被他这么盯着看,明显不适,别过脸,王文凯手板过她的脸,仔细瞧,小声道;“哭了?”

  说着,用手背轻柔抹去她的泪“你总不理我,我吓吓你,别哭。”

  宋乔看车里乘客都下车了,就他们两个人,司机在前面离着远,没注意他们的对话。

  “跟我回老家好吗?”

  王文凯温声软语的恳求,宋乔不能不答应。

  王文凯的老家在西南山区,他的祖父母还健在,宋乔跟单位请了假,打点好出门的要带的东西,把然然托她妈照顾,三天后,踏上回家的路。

  宋乔和王文凯并排坐在飞机上,往外看,干净的蓝天白云,看累了,王文凯道:“睡吧!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到。”

  宋乔慢慢的昏昏睡,王文凯揽住她的肩,往怀里靠了靠,宋乔在温暖的怀抱里,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飞机降落后,转乘大巴车,西南地区,平原少,王文凯老家是深山中村庄,山路九曲十八弯,宋乔这回不能安心睡觉了,一来在飞机上睡多了,二来她靠窗边,闲来无事,往外看,睡着都能吓醒,通往村子的公路,要经过很长一段狭窄山路,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宋乔长在平原地带,没看过这么险的路,司机想来走这条山路习惯了,车开得很快,一个急转弯,大巴车紧擦着护栏开过去,宋乔看见悬崖下深不见底,紧张得心脏都快停跳。

  王文凯看出她的紧张,捏着她的手,宋乔手冰凉,王文凯心里后悔,不该带她来,宋乔对他不理不睬,他心焦,这是他想出唯一的办法,两人一起回趟老家,沿途增进感情,老家乡亲感情淳朴,感染宋乔,找机会促成两人和好。

  王文凯把她往自己身边扯了扯“别看了,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宋乔正扒着眼睛往悬崖下面看,听他问,转过头,看他一本正经提出来,以为是什么大事。

  “那天晚上你跟柏涛出去,去哪里?做什么了?”

  宋乔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还能想起问这个无聊的问题“我要不说你是不是一直在心里怀疑?我们去茶馆喝茶。”

  “谈什么?去了一个半小时。”

  “你连时间都记得。”

  “我那天在你家楼下,每隔一分钟甚至一秒钟看一下时间,一个半小时,你知道我看多少次表。”

  看样子不说,他一辈子心里存着一个疑问,道:“他讲他的故事。”至于故事内容,宋乔跟王文凯也不能透

  “你跟他的关系,你是不是有必要跟我说清楚。”显然,这个回答太敷衍,王文凯不甚满意。

  宋乔瞪他一眼“都要离婚了,还管我跟他什么关系。”

  “我可从来没想过跟你离婚,”

  山区车开起来风很大,宋乔穿着裙子,腿凉,就在腿上搭了一件衣裳,王文凯的手自然地放在宋乔大腿上,宋乔拍掉他的手。

  一会儿,趁着宋乔朝外面看,王文凯的手从衣裳边探入,手在她腿上摩挲,宋乔穿着一条薄料裙子,王文凯手掌热度透过软滑真丝料子传导过来,车上人多,宋乔又不能离开,也不能怎么样,王文凯一点没收敛。

  宋乔脸红了,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他们,好在附近没站人,有衣裳遮挡,别人看不出什么,宋乔没心情看窗外的风景,刚才害怕现在都忘脑后了,就想把他这只折磨自己可恶的手给剁了。

  一会儿,宋乔身子不争气地软了,王文凯凑近她耳边,小声道;“还想离开我吗?离婚吗?”

  宋乔不说话,被他磋磨,钻心的,王文凯变本加厉,手从她裙底边伸进去,在她腿里侧摩挲“离吗?嗯?”

  宋乔的手伸进衣裳里,抓住那只肆无忌惮的手,却挡不住他恣意的侵略,宋乔麻难受,怨怼地看他,小声道;“不离。”

  王文凯这才停住对她的施,满意地把手出来,看她脸红到耳,想亲一下,怎奈在车里,忍住。

  车行驶了五个小时,驶出盘山路,公路两旁越来越趋于平坦,王文凯指着前面一个小山道:“山后面就是了。”

  走出盘山路,山路弯弯曲曲,却没有方才的险峻,宋乔这才有兴致看外面景,山峦起伏,目青翠,山坡上绿草地点缀五颜六的不知名的野花,美不胜收。

  突然,大巴车来个急转弯,转弯急了,车身朝右侧倾斜,架子上的箱包由于车身的倾斜,朝一侧滑落,车身已经极大程度的朝一边倒,车里一片男女尖叫声,宋乔懵了,尚未反应过来时,王文凯一下扑在她身上,把她护在身下。

  片刻,大巴车平稳了,虚惊一场,人们惊魂未定,宋乔的魂魄回到身体里,赫然看见王文凯在她身上,两人的脸距离很近,几乎贴上,王文凯定定地看着她“我爱你!”

  宋乔吓懵了,没听清,被他着,姿势很不舒服,动了动,朝车厢左右两边看,王文凯把她的头固定住,面对他“我爱你!”这回宋乔听清了,阖动,一湖秋水中繁星点点,王文凯温润的覆在她两片瓣上,细碎的吻,温柔绵长。

  宋乔觉得天地间一片清明,忘了身在何处,自己被彩的云包围着,飘起来,升上去。

  许久,宋乔睁开眼,周围很静,车厢里已空无一人,所有的乘客不知何时消失了,就剩他们两个人还在座位上,司机实在等得不耐烦,喊道:“下车了,回家亲热。”

  宋乔下车,脸上热度还未褪,两个人的目光织,纠分不开。

  王家住在村子边,一幢新盖的青砖房,村口王家的小辈等在哪里,看见王文凯和宋乔身影,立刻跑回家报信。

  宋乔看见一群人簇拥着两位面貌慈祥身体硬朗的老人,走近,头银发的老太太激动地微颤的叫了声“文凯。”

  王文凯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手一个扶着两位老人,亲近激动地叫了声“爷爷,。”

  人群中一个四十几岁的微黑健壮中年妇女看着宋乔“这是侄媳妇吧?”

  王文凯笑着拉过宋乔“我媳妇。”给宋乔一一介绍“这是爷爷、、三叔、三婶、二姑…。大姨”

  宋乔甜脆叫道:“爷爷,。”

  王抓住宋乔的手“孙媳妇,好孩子,可把你们盼来了。”

  三婶子大嗓门道:“大家都进屋聊,别站在外面。”

  一群人进屋,王家新盖的青砖房,正房五间,起了几级台阶,正房住人,东西厢房,做厨房仓库,院子面积很大。

  进屋后,堂屋宽敞亮堂,几个小孩子有的是平辈有的是晚辈,宋乔打开箱子,把礼物一一分给大家。

  王拉着宋乔的手坐在炕上,爱不释手“孙媳妇年年给我们寄钱,寄东西,我现在穿的保暖衣,都是孙媳妇寄来的。”

  王文凯看看宋乔,意思是我怎么不知道。

  三婶子兴奋地道:“屋子早就给你们收拾出来了,知道你们今天到,你三叔把家里的猪杀了,我喂养的笨,抓了两只,收拾干净了…。”

  晚饭,摆了两桌,大人一桌,小孩子一桌,宋乔前面放着空碗里冒尖的,王文凯恨不得把桌上的菜,各样都给她夹到碗里,宋乔偏就爱吃山野菜。

  王文凯的表姨,着当地口音“外甥对媳妇真好!”王文凯正给宋乔夹菜,宋乔不好意思,三婶子笑道;“侄媳妇长得俊,十里八乡的没谁家媳妇这么好看,城里人都长这么白净吧!”

  宋乔谦逊道;“比我好看的有很多。”

  王文凯瞅瞅她,笑道;“你侄媳妇是我们城里长得最好看的。”

  宋乔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下,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山里人,天黑就睡觉,秋天,早晚天凉,三婶把火炕烧的很热,窗外映出大山黝黑的影子,山里的夜晚非常肃静,偶尔一两声犬吠,

  三婶铺好炕,对宋乔道;“听说你们要回来,被褥都是新做的,你爱吃山野菜,明儿我让你三叔上山采野菜。”

  山里人朴实热情,宋乔感动之余,内疚,跟王文凯结婚这么久,早就应该回老家看看。

  宋乔和王文凯早早洗漱上炕,灯熄了,宋乔初到新地方睡不着,两个人躺着说话,年轻夫很久没同共枕,王文凯哪里耐得住,搂着她,又亲又啃又咬,宋乔躲不过,农村房屋不隔音,不敢出声,只能忍着,最后实在不奈他磋磨,滚到炕头睡,离他远远的,离他魔爪,意外的是王文凯老实,没跟过来。

  一铺火炕,宋乔眼睛测量一下,睡五六个人不挤,一会儿,炕头烧的越来越热,宋乔不得热,只得乖乖又躺回到王文凯身边,王文凯暗笑,就知道你过来。

  窗外月光照入,王文凯支起身子,居高临下看她,伸出手把她一缕垂落的秀发起,落在她的两片桃瓣上,轻轻地啜了两口,宋乔闭着眼睛,感到间波开些许的凉意,王文凯伸出舌尖,舐她的,用牙齿轻咬她瓣,宋乔被他拨得心里麻,张开嘴,王文凯双下来,舌尖捕捉到宋乔娇的舌,,两个人贴在一起。

  王文凯的手从她间滑下,宋乔急忙阻止,紧张地小声道:“不行,门没锁。”

  山里民风淳朴,睡觉院外大门都不锁,各个屋里也都没有锁,宋乔听见西屋里好像有人没睡,院子里偶尔有脚步声。

  王文凯趴在她耳边道:“不会有人进来。”

  宋乔急了,掰他的手,不让他得逞,王文凯不舍得对她用强,道:“你要不放心,等一会,晚点我在要你。”

  宋乔身子睡在热炕上,舒舒服服的,不大一会,困意袭来,嘴里含糊地道:“文凯,你自己等吧,我先睡了。”

  王文凯看着宋乔眨眼便睡得跟小猪似的,估计在她脸上画点什么,抬出去扔了,她都不知道。

  宋乔睡到半夜,梦见自己在火炉边,身体好热,口喝,体内酥酥麻麻,他徐缓地爱着她,就是这个夜晚,小包子到来了。

  宋乔从王文凯老家回来,开始孕吐,吐得天昏地暗,王文凯看她天天捧着盆子恨不得把胆汁都吐出来,又心疼又担忧,把宋乔她妈韩慧玲找来,宋乔她妈住女儿家里,照顾怀孕的宋乔。

  宋乔吐得脸色蜡黄,人更瘦了,怀孕三个月穿衣裳看不出来有身孕,夜里,王文凯搂着她,宋乔钻到他怀里,王文凯的贴着她发丝“你受苦了,知道不要了,有然然就够了。”

  宋乔窝在他温暖怀里“我想为你生孩子,再苦我也愿意。”为自己爱的男人生个孩子,再苦也甘愿。

  “我母亲来电话问你要不要去美国生?”

  “文凯,我听你的,你说我去美国我就去美国生。”

  “我知道你不愿意去美国,我拒绝了我母亲的提议。”

  “文凯,你去哪里我跟你去哪里,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宋乔往他怀里贴了贴,贪恋这温暖的怀抱,和这个温柔的男人。

  宋乔怀孕过了三个月后,不吐了,王文凯着实松口气,天天往家里买许多好吃的东西,宋乔她妈不嫌辛苦,一天做四顿饭。

  吃饭时,王文凯道:“妈,你一个人照顾宋乔太累了,雇个保姆吧?。”

  “雇保姆哪有当妈的上心,我不累。”宋乔她妈现在生活特别充实,照顾女儿照顾外孙,心满意足。

  星期天,王文凯陪宋乔上街买衣裳,两人连婴儿服装专柜前,王文凯提着一条漂亮的女孩裙子,左看右看,对宋乔道;“这件漂亮,买下来吧!”

  宋乔相中一套男婴衣裳,售货员道:“先生和太太两件都买下来,生男生女衣裳都有了。”

  售货员建议采纳,两套都包上。

  从商场出来的路上,宋乔问:“文凯,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王文凯笑着道:“女孩,生女孩像你。”

  宋乔担心地道;“那我要生个男孩,你还喜欢吗?”

  王文凯用手指刮了下她翘的小鼻梁“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宋乔和李佳两人一上班,抽屉里全是吃的,两人对着吃,李佳怀孕月份跟宋乔差不多。

  两人一起怀孕,上下班都车接车送,王文凯早晨把宋乔和然然送到幼儿园,宋乔妈中午把饭做好,王文凯中午接宋乔回家吃饭,吃完饭送回单位,晚上下班来接她,自宋乔怀孕后,王文凯几乎推掉所有应酬,晚上回家陪宋乔。

  锦湖一带新开盘别墅群,坐落在风光迤逦锦湖畔,小区中间一幢别墅门口,王文凯揽着宋乔的,等杨依依和陈宥霖,宋乔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肚子鼓得像皮球,宋乔靠在王文凯身上,撒娇地问;“我了,你手臂都楼不过来了,是不是很胖?我生完孩子身材瘦不回去,你会不会嫌弃我?”

  王文凯低头,把手放到她小腹上,轻柔地抚摸“你什么样我都要。”

  陈宥霖的车出现,一直开到别墅门前,陈宥霖先下车,刚要去开旁边的车门,后面驶来一辆轿车,停下,车上跑出一个女的,拉住陈宥霖“陈总,您高抬贵手,我们那个项目陪几百万,倾家产,陈总…。”

  宋乔看这个女的面,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长相很漂亮,穿着华贵,宋乔瞬间想起来了,这个女的不是杨依依的老公徐诚的情人,上次捉见过,现在这个女的跟杨依依的前夫徐诚同居,听杨依依说两人合伙干。

  这女的不死心,着陈宥霖“陈总,您放我们一马,不然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陈宥霖不加掩饰的厌恶“你找错人了,我不是大善人。”

  说着,陈宥霖走过去拉了副驾驶的车门,杨依依下车,那个女的看见杨依依一吓傻了,杨依依眼角都没扫她,跟陈宥霖并肩往别墅走,宋乔笑道:“等你们半天了。”

  “依依她杂志社忙。”陈宥林解释道。

  “秦可仁还难为你吗?”宋乔问。

  “秦可仁自从上次跳楼后,性格改多了。”

  四个人进了别墅大门。

  宋乔似不经意回头瞅一眼,那个女的站在那里,一脸疑惑不解,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杨依依能跟陈宥霖这样的人物搭上关系。

  显而易见,陈宥霖故意设套,让这个女的和徐诚往里钻,陈宥霖是什么人,投资房地产、金融、酒店等,赚钱的生意无不涉猎,怕早就调查清楚徐诚怎么回事。

  宋乔带着杨依依各处参观,杨依依看着花园里的泳池道;“这个泳池大,那边玻璃房子是花房吗?”

  宋乔笑着道:“我们家人口多,泳池大,玻璃花房是文凯特意让人给我盖的。”

  杨依依小声道:“王文凯她妈真会做人,出手大方,送你们一套别墅。”

  宋乔附耳道:“送我的礼物,为王家添丁的奖赏。”

  那边陈宥霖跟王文凯说话“周卓辉调去海外,恭喜你升任盛世集团总经理。”

  “担子重了,原来有周总在,有人掌舵,我轻松不少。”

  俩人边散步边聊着男人关心的事,王文凯朝宋乔两个人这边看,宋乔和杨依依走过去,陈宥霖对杨依依道;“你喜欢,咱们一套这里的房子,住邻居怎么样?你们两个人以后逛街约会方便。”

  杨依依明白他的意思,借题发挥婚,道:“那是你的事,反正我买不起。”

  陈宥霖对宋乔抱屈“你看你这个闺蜜,我怎么做都不相信我,我说你要实在不相信我,我们做个婚前财产公证,我陈宥霖若变心,我所有的家产,都归你杨依依所有,还不肯嫁给我。”

  王文凯笑道:“别说你还没娶,我们都结婚了,人走了,我费了多少力气才把她追回来。”

  宋乔哼声“这样你就觉得委屈了?

  “不委屈,一点不委屈,值。”王文凯赶紧表态,现在有孕在身,可不敢惹。

  陈宥霖伏在杨依依耳边道;“那我们也回趟老家?”

  阿姨出来“太太,什么时候开饭?”

  四个人进屋里。

  一年后,锦江湖畔一幢别墅前的草坪上,一大一小两个男孩放风筝,小男孩刚学会跑,保姆看着,蹒跚朝前跑,花园里青藤绕白色秋千架子上,宋乔和王文凯并肩坐着,十指紧扣,晴朗的天空落下几滴雨。

  两个人抬头看看,下雨了。

  七年前,那个雨天,遇见你,真好!

  (全书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大每天都在与老干部的严半城弄巧成宠不遇不聚花家妹纸软香钱夫幕后推手三梳欲情故纵我做法医这些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为您提供由为伊憔悴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快乐时时彩《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第70章 遇见你真好-全及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最新章节第70章 遇见你真好-全书完在线阅读,《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我怀孕了,你不想娶我?的免费言情快乐时时彩,请关注八仙快乐时时彩网(www.ba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