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饱思赢欲》番外2及《温饱思赢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玄幻快乐时时彩 武侠快乐时时彩 仙侠快乐时时彩 都市快乐时时彩 言情快乐时时彩 校园快乐时时彩 历史快乐时时彩 军事快乐时时彩 网游快乐时时彩 竞技快乐时时彩 穿越快乐时时彩 重生快乐时时彩 官场快乐时时彩 架空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排行榜 耽美快乐时时彩 科幻快乐时时彩 灵异快乐时时彩 推理快乐时时彩 同人快乐时时彩 北京赛车 乡村快乐时时彩 快乐赛车 综合其它 热门快乐时时彩 总裁快乐时时彩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快乐时时彩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 都市快乐时时彩 > 温饱思赢欲  作者:叔之大囧 书号:49354  时间:2020/2/6  字数:9299 
上一章   番外2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两年后,是我读研二的最后一个学期。

  这一天,我结束了一场在研究室的模拟手术,为即将赴实习岗位的大三学生们做观摩演习,得到了学弟学妹和导师的一致好评。

  我和另一位搭档从教学楼走出来,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站在榕树下。

  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七,六月的天里,她躲在树荫底下,已然出落得亭亭玉立,招来了不少过路男生的目光。

  看到我从教学楼出来,她挥着手大喊了一声:“玟轩,这里。”

  我愣了好半天,听到同伴在一旁打趣我:“咦?又是追求者?这次的很特别啊,看上去还像个高中生。”

  我答:“是我妹妹。”然后跟同伴道了别,慢慢朝她走过去。

  见我走近,她笑着往我身边跳了一步,说:“我打听了一下,他们说你今天在这有一场重要的演习手术,所以也没给你打电话,就在这等你出来了。”

  我问:“你一个人来的?”

  “嗯。”她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脸颊红扑扑的,漾着笑容问“高考已经结束了,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见你了?”

  她还记得那件事。

  我记得高考是前天才结束的,她今天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

  真拿她没办法。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扫了一眼她脚边的大行李箱:“阿姨知不知道你来这儿吗?”

  “知道,我跟她报备过了的。”她一本正经地答。

  我点点头,带她去了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

  公寓是两室一厅的格局,我一个人住,刚好有一间房间空出来安顿她。

  她在门口踌躇了一下,害羞得不敢进来。

  我把她的行李箱停放在边,回头看她:“怎么?怕我吃了你?”

  “才不是呢。”她壮着胆子走进来,打量一眼房间,才发现铺是空的,摆设更是一穷二白。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指了指对门的房间,说:“那才是我的房间。”

  “啊…原来是这样啊。”她喃喃了一句,表情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失落。

  高三的假期要比我们早一些,所以这些天,她只能自己找活动打发时间。

  等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放假了,我还有一些事宜需要处理,所以不得不暂时留在学校。

  这期间,我带她回过两次家。看得出,父母都很喜欢她,似乎在她们眼里也认定了,她将来会是我们赵家的准儿媳。

  可是我们至今还没确立关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拖拖拉拉,可能还是年龄差的问题吧,对着她。我总有一种自己染指未成年少女的感觉。

  高考放榜,她的分数出人意料的高,比往年S大临医学专业取分线高了几十分,是她们全校里成绩最好的,全省名列前茅。

  真是没想到,这姑娘的毅力这么顽强。

  查到分数的时候,她高兴坏了,搂着我又笑又跳:“玟轩,你看,我真的考上了,太感谢你了。”

  “谢我什么?”我慢慢地把她的手从我脖子上扯下来。

  她却不依不饶地用力抓着不肯松手,直直盯着我的眼睛,瘪着嘴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两年前在电话里的话是骗我的对不对?根本是为了骗我用功读书才说这番话的。”

  我避开她的眼睛:“不是。”

  “那为什么?”她问。

  我叹了一口气,迟疑道:“小暖,你还太小了。”

  “我哪小了,我已经过了十八周岁的生日,我已经成年了。”她反驳,搂得我更紧,几乎整个人贴着我的身体。

  我都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玲珑有致的曲线。

  真是要命,两年不见,这丫头怎么变得越来越大胆了?

  她看着我说:“如果要我相信,那你现在就亲我。”

  我:“…”“看吧,你根本不喜欢我。”她颓然地垂下手,一副泫然泣的表情“我真是自作多情,简直傻透了,以为你是真的在等我,还傻傻地拖着行李一个人大老远地跑过来,你儿就没把我当回事。”

  她泣了一下:“既然是这样,我还待在这干嘛,我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我现在就回去,省的在这里碍你眼。”然后一边抹泪一边往房间里走。

  有位作者曾经说过:令女人流泪的男人都是罪大恶极的。唉,我可真是个罪人。

  “小暖。”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为了抵消我的罪过,我只能用实际行动表示。

  我吻了她,这样应该是最后的弥补方式了。

  她终于停止哭泣,双手紧紧地环抱我,生涩地回应。

  这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初吻,却出奇的合拍,让我很讶异,但只持续了两分钟,我便松开了她。

  她显然还没缓过神来,一直紧闭着双眼,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轻轻帮她拭去了眼泪,她这才慢慢睁开眼,羞赧地低头不敢看我。

  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这一刻的心软,造就了接下来的一系列错误。

  我们像大多数情侣一样,手牵手逛街、看电影、吃饭。

  选电影的时候,她非要看《》。胆小又爱看恐怖电影的人,真的很让人难以理解。

  结果回到家,大半夜的,她抱着枕头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

  我被吓了一跳,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我害怕,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儿睡?”

  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而且我知道,就算毫无理由地拒绝她,她也可以另外找出一大堆理由“打动”我。

  那便一起睡吧,反正男女朋友之间睡在一起也很正常。

  但前提是…

  她能安分一点。

  我说:“再拿一被子…”

  还没说完,她已经快速钻进我的被窝里,笑着说:“挤挤比较暖。”

  我:“…”现在是六月天…

  这样不算完,她还一定要搂着我睡。

  我一点点掰开她的手,说:“别贴那么紧,有点热。”

  她笑着说:“那刚好,我冷,咱们互补。”

  算了,她想怎么就怎么着吧。我背对着她,假装很淡定地准备入睡。

  可是怎么睡得着?

  身后柔软的身体贴得那么紧,是个正常男人都很难做到坦然入睡吧?

  兴许是觉察到我身体的紧绷,身后的姑娘偷笑了一声,然后贴着我的耳朵说:“玟轩,你是不是也睡不着啊?”

  你在这,我怎么睡得着?

  她说:“你把头转过来好不好?我们聊聊天。”

  我说:“不早了,该睡觉了。”

  她不依不饶,在我上掐了一下,见我身体怔了一下,在背后低声地偷乐。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我的认知再一次出错了,这可不是她胆子最大的表现。

  她把手一点点伸过来,慢慢往我衣服里面探,小手有点冰冷,触感柔软而滑腻,所到之处,我只觉得冰凉凉的,却像是一只会点火的冰锥。

  这丫头不就是在玩火?

  我在想,她这些都是跟谁学的。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制止她的进一步探索。再这样下去,迟早得出事。

  她有些气,把脸埋进我的背里,闷闷地说:“玟轩,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总觉得离你好远好远?虽然你表面上接纳了我,可是你从来不主动亲我,我好像根本走不进你的心里,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啊?”

  口气突然变得有些成的沮丧,让我一时哑然无语。

  不是不喜欢,只是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敢轻易去触碰,总觉得每一次亲吻她,自己都像在亵渎一个未成年少女。

  我转过身面对她,轻声说:“小暖,你还小,很多事要慢慢来。”

  “我哪小了,你每次都拿这个理由搪我。”她断断续续地说“你是不是怕同学说你?”

  她还是不明白,我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我只是过不来自己心里这一关,对她这个年龄来说,对很多事情都还很懵懂,只知道喜欢,却不懂爱。

  喜欢是得到,爱却是一种呵护,一种责任。

  我需要对自己所做的任何事负责。

  我她的头发,说:“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我的苦衷。”

  或许,我的确没有给她安全感,所以为了消除她这些猜疑,我带她出去见了我的哥们儿,都是一起打球认识的死

  刚好这一天跟临医学大四学生有一场篮球比赛,打赢比赛后,几人就说要出去聚一聚。

  我回去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便把她也一通带去。她高兴坏了,一路上一直兴致地跟我叽叽喳喳地东拉西扯,然后又问我,自己是不是应该装得沉稳一点,才不会让人猜出她的年纪。

  我搂过她的肩,笑着说:“不用,做你自己就好。”

  果然到了聚餐地点,特别嘴欠的杨聪看见来人后,就裂开打趣道:“嘿,第一次见你带女孩子出门,女朋友啊?看上去还很小,不会未成年吧?”

  小暖明显被这句调侃的话得有些窘迫,求助地望了我一眼。

  我拉着她的手就坐,狠狠地给了那家伙一拳:“不要对你嫂子无礼。”

  几人就开始连声起哄。

  杨聪拍着手说:“呦呦,前段时间还得跟立地成佛似的,今天就给我们找了个嫂子?”

  另一个哥们儿接话:“老大,你这从哪的小女朋友啊?该不会高中还没毕业吧?”

  她连忙接话,用细小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我已经毕业了。”

  全场顿时笑岔了气。

  有人附和:“没想到还真是高中生。”

  我扶着额头直叹气。刚才还问我要不要装得沉稳一点,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了。

  杨聪哈哈大笑:“老大,这么你都下得去手?我可真为你这张老脸感到羞。”

  小暖一脸不知所措地望着我,我在桌子底下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放宽心的眼神。

  我说:“随你怎么说,你要是够能耐,也可以试试找一个小女朋友。”

  他一下子吃瘪,其他人开始转移对象揶揄起杨聪来。

  当晚,大家都很高兴,喝了不少酒,几个人还齐齐来撺掇小暖喝酒,我原本想帮忙挡酒,可她为了在我的朋友面前不被看扁,执意要自己喝完。

  几个朋友的确被她的爽快性格折服了,在一旁拍手叫好。

  “嫂子威武啊,够痛快。”

  她喝得有些醉醺醺的,笑着说:“过奖过奖。”

  很多错误的结果,都是无法预测的,所以往往无法避免。

  那晚,我也喝得有点多。

  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到公寓,两人进门就直接倒进上。

  我闭着眼,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头脑发得厉害,刚睁开眼,准备强撑着去洗手间洗把脸,就看见一张迷糊糊双颊嫣红的脸,在我眼前晃动。

  她趴在我前,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玟轩”刚说完,就猛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呃…有蚊子。”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之后,继续趴在我身上,傻乎乎地笑着说:“玟轩,蚊子,嘿嘿,这个绰号好…”我感觉头昏脑涨,只想从上爬起来,无奈被她着,使不上力。她一点点把脑袋凑过来,在我上轻啄了一下,笑着说:“嘿嘿,我这算不算强吻你?”

  她垂下来的头发无意划过我的脸颊和脖颈,我感觉浑身一阵燥热,想推开她,却更想将她搂紧,将她一点点进自己的身体里。

  我翻身吻住她,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究竟还做了些什么,只是行动已经完全不受思维支配,一切都只出于本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宿醉的感觉真不好受,更糟糕的是,我一直唯恐避之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我只能将她尽快送回H市,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确保她是安全的,我去药店买了药。

  她乖乖地服下,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回H市。

  我说,过段时间,我会到H市看她。而且很快到填志愿的时间了,这时候,她应该回到H市跟她的父母商榷就读大学一事。

  听了我的劝说,她这才依依不舍地上了火车。

  我看见她将小脸紧贴着窗口,频频回头冲我招手。

  我朝她笑着挥了挥手。

  小女生总是那么轻易为一些无可避免的离别伤感,许多次的分别,她都是这样,一脸不舍地哭丧着脸。

  只希望她这次别又因为离愁别绪而一个人躲车上哭鼻子

  过了一个多月,父亲组织员工出去旅行,选定了J市,离H市只隔了一条江的距离。于是我便跟随他们一同回了一趟H市。

  温暖见到我,表现得格外喜出望外,可我看得出,她脸上的确洋溢着喜悦,可一瞬间,她似乎想到什么,神情变得复杂了起来,但随着我望过来的探究目光,立刻又笑逐颜开。

  我知道,她一定有心事。

  到了晚上,我主动去询问她的近况,她有些若有所思,却极力找话说。这丫头越是不想让人看出她的心思,就越是喋喋不休。

  我表情凝重下来,问她:“小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没有啊。”她支支吾吾的,我就知道被我说中了。

  我侧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她这才低着头肯招认,声音细小地说:“好吧,我说,我…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例假了。”

  我一下子僵住。

  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运吧,错误已经精心策划好,所以无论如何回避,也是避无可避。

  第二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显示:她已经怀孕将近两个月。

  我坐在候诊区的排椅上,思考了很多事。

  得知结果后,她分明心底比我还不安,可是却还坐在旁边安慰我,声音却有些颤抖:“没关系的,打掉就好了,只要我们两不说出去,爸爸妈妈是不会知道的。”

  孩子必须拿掉,她还太年轻,将来还有无限的前途在等待她,绝不能因此耽误了自己的一辈子。可她才十八岁,打胎对一个女孩来说伤害有多大?我不敢再想,只是一遍一遍地陷入自责之中。

  所有的祸端都是我挑起的,如果没有一时心软,不知不觉接纳了她;如果没有纵容她多喝了几杯;如果没有放纵自己…结局就不会是这样。

  沉默良久,我慢慢抬起头,看着她:“小暖,这事必须告诉叔叔阿姨。”

  “不行,绝对不行。”她下意识地抓着我的手臂,直摇头“妈妈知道一定会骂死我的。”

  我住她的肩膀,让她直视我的眼睛:“小暖,这不关你的事,全都是我的错,我应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我会向叔叔阿姨承认一切。”

  “不要,玟轩。”她慌乱地摇着头,带着哭腔说“求求你,别说出去好不好?只要神不知鬼不觉把孩子拿掉,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也不会知道的,然后我们就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好不好?”

  我看着她,就好像看到当时蹲在家门前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个女孩,那么让人不忍伤害,那么让人忍不住心软。

  我们预约了周六的的手术。

  为了让她这些天能静下心养好身体,我暂时答应了她不把事情告诉她的父母。

  周四晚,温爸温妈告诉我们,明天是温暖表哥的订婚宴,要去她舅舅家喝喜酒,让我也跟着一起去。

  小宇这两年身体状况好了很多,明天也准备跟着一起去。

  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温暖也执意要去,反正家也不算太远,交通也便捷。

  由于温爸温妈需要提前赶去订婚宴,我们几人随后才赶往现场。

  小宇喊着要坐双层大巴去,他几乎没出过远门,这次能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自然按捺不住孩子的好奇心。

  然而,意外总在一瞬间发生,毫无预兆。

  路上,我们搭乘的巴士在等红灯的过程,被两名正在被警方追击的暴恐分子劫持。

  两人一上来就击杀了客车司机,飞溅地鲜血一下子涌在挡风玻璃上。

  一层车舱的乘客被吓得惊声尖叫,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而我们三人的座位离主驾很近,清晰可见那一幕凶杀惨状。温暖和小宇两人被吓得躲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这样的场面,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一时不知道如何困,只是抱着他们两人,躲在座位的角落里,尽量不引起歹徒的注意。

  大巴一路疾行,操控驾驶的其中一名歹徒完全不顾红路灯,横冲直撞地开向了高速公路。

  直到大巴在长久地高速运转后抛锚了,两名歹徒随机取了两名人质,在支的挟持下,小宇和另一名小个子女人被选中。

  “姐姐,姐姐…”小宇终于哭喊出声,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惊慌失措下,温暖连忙扑过去企图抓住他,面就撞上歹徒的口。“安分一点,否则一个都没想活。”

  暴恐的行为有多极端,你完全无法想象,他们甚至无差别地进行击杀,客车司机就是最好的案例,惹怒他们绝不是明智的做法。

  她定格在那里不敢动,眼睛却一直紧紧地盯着被歹徒抱着的小宇。

  我举着手,企图将她拉回来。

  她却不知道突然哪来的勇气,望着面前的歹徒,乞求道:“求求你们,拿我当人质吧,放过我弟弟。”

  我惊了一下,强行把她拽回来。她却一次次甩开我的手,跪在歹徒面前,哭着说:“求求你们,我保证会很配合,求你们放过我弟弟行吗?”

  歹徒对视一眼,似乎在考虑她的意见。

  我察觉到面色惨白的小宇正张口息,而温暖此时也已经面色惨白,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捂着肚子,额前已经布细汗。

  我的内心顿时警铃大振,连忙将她抱回来,挡在身后,我说:“用我来换人质,放过那个男孩,他有心脏病,已经开始发作。”

  歹徒查看了一眼逐渐虚弱的小宇,点点头,却指着温暖说:“拿她换人质,你太冷静,我们无法保证你会不会耍手段。”

  我立刻拒绝:“不行…”这时候,温暖捂着肚子急促地说:“好,就用我来换。”

  眼见她再一次从地上挣扎起身,我急忙将她一把拖回来,她拼命挣扎:“放开我,我要救小宇。”

  我心如麻,低吼道:“别去,小暖,你现在很危险。”在她起身的那一刻,我看到地上有一滩血迹,我不能将她也置于危险的境地。

  于是,我困住她,再次跟歹徒谈判,企图让他们相信,他毫无还击之力,但都是枉然。

  她在我怀里一个劲儿地挣扎,哭得泣不成声:“放开我,让我过去,小宇,一定要撑住,姐姐这就来救你…”越是混乱,我的头脑越是清明,我掰过她的脑袋,冲她低吼道:“别这么冲动,你现在产了,血还没止住,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她怔了一下:“我不管,我要救小宇,他快不行了。”

  我不肯放她走,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倘若想要说服歹徒相信我,最好的办法就是,证明自己毫无还击之力。

  我找到地上应机司机后打中玻璃窗留下的碎片,只要狠狠地扎进腿里,我就再没有反抗之力。

  可是还未等我行动,温暖不知道突然哪来的力气,发狠地挣脱我,朝歹徒冲了过去。

  原来这时候歹徒已经挟持着两名人质下车。

  远处是警车鸣笛声,在望不到边际的高架桥上,桥下是深不可测的江河。

  歹徒发现异动,立马将口对准她。

  “不要去…”与此同时,我冲了过来。

  只听“嘭”的一声,眼前的一具身体徒然坠落。

  挟持另一名人质的歹徒,膝盖被警方中一,迅速失力倒地。温暖即刻扑上去跟另一名歹徒争抢温宇。

  这时候,我才察觉到端倪,从击毙司机之后,两名歹徒无论形式多么紧急,都没有再开杀人,这并不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

  原因只有一个,最后一发子弹已经用在大巴司机身上,他们同样也在做困兽之斗。

  所以对于温暖这类不怕死分子,他们的空完全束手无策。

  我快速冲过去,一时情急,并没有注意到地上躺着的另一名歹徒,被他一把拖住了腿。

  那边,温暖正和歹徒扭扯,她像是突然潜能爆发了似的,一步步紧歹徒,歹徒被步步退,爬过高速警戒线,然而脚下没踩稳,失足坠入身后的江河,混乱中,他抓住了温暖的手…

  我的脑袋“嗡”了一下,猛力踢开脚下的歹徒,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

  好在小宇没有跟着一起掉下去,乘客中有一名医生,过来帮忙抢救小宇,我一边拖鞋,一边吩咐警察同志联系医院,然后转身跳进江里。

  这便是所有错误纠葛的结局。

  小宇经抢救无效,最终都没能醒过来。医生的预言实现,他没能安然活到十三岁。

  而温暖醒来后,在得知这个消息,再次晕了过去,一睡就是三天三夜,醒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记得身边的人。

  我愧对所有人,跪在温爸温妈面前认了错,但很多事情的后果不是认错就能弥补的。

  一夜之间承受如此之大的巨变,任谁也无法接受,更别提原谅一个造成两大巨变的人,连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想,如今最好的打算,就是离开这里,彻底离开温暖,彻底离开H市,温暖一家不愿再见我。

  而她既已经忘了所有的一切。

  那我便离开,不再打扰她的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再次无求收藏,点我穿越新文

  《重生之我的女票是学霸》《灵魂互换之近身总裁》

  希望接下来有更好的作品带给大家,先开《重生之我的女票是学霸》,也是都市文,小天使们可以先看文案,文风大致和文案一样,喜欢请收一个哈~~么么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温饱思赢欲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妈咪已到请查世间始终你最我的美女主播钟晴的幸福果盛夏之恋帝少索情33豪门甜妻,老一生我只爱你爱你之前情动爹地,妈咪还变身佳妻休夫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为您提供由叔之大囧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快乐时时彩《温饱思赢欲》番外2及温饱思赢欲最新章节番外2在线阅读,《温饱思赢欲(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温饱思赢欲的免费都市快乐时时彩,请关注八仙快乐时时彩网(www.bax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