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梳》第49章与你相依全文完及《三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玄幻快乐时时彩 武侠快乐时时彩 仙侠快乐时时彩 都市快乐时时彩 言情快乐时时彩 校园快乐时时彩 历史快乐时时彩 军事快乐时时彩 网游快乐时时彩 竞技快乐时时彩 穿越快乐时时彩 重生快乐时时彩 官场快乐时时彩 架空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排行榜 耽美快乐时时彩 科幻快乐时时彩 灵异快乐时时彩 推理快乐时时彩 同人快乐时时彩 北京赛车 乡村快乐时时彩 快乐赛车 综合其它 热门快乐时时彩 总裁快乐时时彩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快乐时时彩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 > 言情快乐时时彩 > 三梳  作者:马甲乃浮云 书号:49350  时间:2020/2/6  字数:10879 
上一章   第49章 与你相依(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岁末,傅廷川工作室来了新年大长假,足足有十五天。

  员工们击掌庆,老板谈恋爱了就是好啊,连节假都比以往延长了整整一倍!

  即将过年,也就意味着姜窕和傅廷川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尽管很舍不得,可毕竟还未领证,也没结婚,过个年都不啃回家还黏糊糊腻一块,有点对不住父母。

  姜窕在北京待到不能再拖,才于腊月二十七当天,收拾行李,准备赶晚上的飞机,回苏州老家。

  她整理着,傅廷川就坐在房里,靠着沙发,盯着她,静如止水。

  女人坐在位,略微低头,叠衣服。及肩长发墨般倾泻在她脸边,只出秀的小鼻尖,鼻头白亮,几乎透明。

  光斜映过来,恰好把她完整浸透,发丝被渲成金色,暖融融的衣浮出一层光。

  她就像梦境一样,美好到不可思议。

  能感觉到傅廷川在看她,姜窕扬眸:“傻坐那干嘛?也不帮我收拾收拾。”

  傅廷川就着扶手,单手撑腮,孩子气地抗拒:“我不——”

  姜窕问:“你不什么?”

  傅廷川:“不帮你收拾,这样你能多待一会。”

  姜窕折袖子的手一顿:“又不是不回来了。”

  傅廷川仰到沙发靠垫上,意味深长地叹息:“才在我这待了一个月,就要分开十多天…我这男朋友当得,命太苦。”

  姜窕被他这长吁短叹给逗笑了:“忍一忍啊,就十来天,更长的异地恋我们都过来了。”

  傅廷川着太阳:“好,好…”没一会,姜窕放好衣服,将将要拉行李箱拉链,傅廷川忽然从沙发上起身:

  “等会。”

  抛下两个字,便去了楼下。

  再回到卧室来的时候,他手上多了样东西,白色的,圆圆的,尾端还连接着绕齐整的黑色通电线。

  傅廷川翻箱倒柜照出一个白色的纸盒子,将这东西放进去,递给姜窕:“这个,一并带回去。”

  姜窕掀开盒盖:“什么东西?”

  “之前在手机上给你看过的,给小米团用的摄像头。”

  姜窕心生疑顿:“给我干嘛?”

  “你回去后,把它安在自己房间里,地点高一些,这样我看得范围大一点。”傅廷川陈述得很是寻常,一派正人君子样。

  姜窕:“…”她用把纸盒推到他前:“你变态啊!”傅廷川:“哪变态?”

  “这是拿来看宠物和防小偷的吧?哪有像你一样,拿来监视人的。”

  “这不是监视,是欣赏,为缓解相思之情。”傅廷川回得有理有据,听得人都要相信。

  “我不带!”一想到自己回去这段时间,在房间里的所有活动,都在此人的视之下,就有些难言的羞感:“誓死不带。”

  “那随你。”傅廷川接回盒子,把它搁到一旁斗柜,转身回了沙发。

  沉默地坐着,面色阴沉沉。

  姜窕偷瞄他两眼,暗想,这坏蛋大概是…发脾气了?

  她慢挪过去,停在他身边,蹲了身,和他面对面:“哎——生气啦?”

  傅廷川没说话。

  姜窕摇他手臂:“你就不能换个方式嘛,亏你能想到这种法子。”

  傅廷川继续不吭声。

  姜窕两只手托他脸:“好啦,别气啊,我们不放摄像头行吗?我每天向你汇报每进程,和你微信视频,可以吗?”

  傅廷川闻言,才稍有些动容,抬臂搭住姜窕手背,拢在自己掌里,嗓音清淡:“勉为其难,答应了。”

  姜窕笑,在他脸上捏了一下:“我有个新年礼物要给你。”

  “什么?”

  姜窕回到自己的箱包边,从侧兜里取出一只礼盒,拿回来给他。

  傅廷川小心翼翼打开,里面是…一只木梳,和她大号头像所描绘的那只水彩木梳一模一样,端头打了孔,扣着水蓝色的同心结。

  “桃木,是我自己雕刻,打磨做出来的,大学时期就做了,打算送给以后的…老公的。”

  傅廷川挑眉:“你以为的老公是谁?”

  姜窕坦白:“我也不知道,反正没想过你。”

  傅廷川低笑:“除了我,你还想嫁别人?”

  “那时候,我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米分丝,对你想都不敢想好吧。”姜窕嚷着辩驳。

  傅廷川接过去:“好,为什么送我梳子,你对梳子似乎有格外的偏好。”

  姜窕正:“因为,梳子是很美好的东西啊。在古代,七夕节,就会有很多男女互送梳子,为定情信物,有私定终身的意思。到现在有的婚礼上,也留有梳头的习俗,边给新娘梳啊,边咿咿呀呀念叨,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不厌其烦地听她一条条讲完,傅廷川温和地笑着,摸摸她脸颊:“好,我收下了,一定会好好珍藏。”

  **

  翌上三竿,姜窕自黑甜中苏醒。

  翻身,习惯性想要去揽住身畔的男人…

  扑了个空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苏州家里的上了。

  这半年,真如黄粱一梦。

  姜窕眼,拿高手机看微信,f同志六点多就发来一条,早上好。

  ——这条信息在提醒她,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他稳妥而可信。

  姜窕旋即浅笑,回信息:你放假了,怎么还起这么早?

  对面回得很快,也隐约有点赌气的意思在里边:年纪大了,睡不长。

  姜窕偏要挑他:那平常怎么有时候能睡到十点钟呢。

  傅廷川:前一晚运动量过大。

  姜窕脸陡然一烫,本意是想打趣下对方,反倒轻而易举被了回来。挫败。

  …

  昨天夜半才回,妈妈开得门,念着她风尘仆仆摸黑而归,只热了碗枣子茶让她喝下暖暖胃,继而就督促她去睡觉了。

  被窝暖洋洋的,有白天刚晒过的气味。

  还是家里好啊。

  只是,今早就不一样了,必须面对父母的双重拷问和夹击…

  饭桌上摆着锅贴和蟹壳黄,热气腾腾。

  主食小馄饨里混着虾米和香菜,都是姜窕上学期间最爱吃的。

  爸爸捏着老花镜看报纸,见姜窕洗漱完过来了,忙搁下手里的物什,说:“窕窕,坐。”

  妈妈还在厨房间里忙活,蒸玉米和山芋。

  姜窕入席,握了会汤匙,启齿:“爸,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直接问吧。”

  姜父扬眉毛:“等你妈过来了再说。”

  仿佛等着被砍头前,还要再忍受五分钟的磨刀霍霍,姜窕舀了颗馄饨,送进嘴里,慢条斯理嚼着。

  好不容易,姜母出来了,坐到她爸身边,二老面对着她,跟要面试似的。

  …小时候那种考完试被挨科审问总结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

  只是这回,父母都和颜悦,甚至有些…生怕她不痛快的意态。

  姜母先讲话了:“你那个当明星的男友啊,妈妈网上搜过了…”

  说到这,姜窕就有些无言以对,未来的女婿的所有资料,百度一下就能全部知道,估计他们从未想到过。

  “妈妈还看过他不少作品呢,你爸也是,我们前阵子还天天追着看那个他演特务的电视连续剧,男孩子长得是好。”

  “各方面资历也优秀。”姜父补充了句。

  姜窕:“…嗯。”姜母进入发问环节:“你都瞒着我们去见过他家长了,是真打算跟他结婚?”

  几乎没有思索的空隙,姜窕点了两下头,缓慢而笃定。

  姜父把玩着镜架,蹙眉:“其实你们这个工作呢,也好,没冲突,听你妈说,你现在给他当私人化妆师?”

  “对。”

  “那不错,经常能待到一块。”

  姜母仍有些忧心忡忡:“窕窕啊,他是男演员,经常要碰到不少女明星的,全长得那么美,万一这个,假戏真做了怎么办啊。”

  姜窕还没给出回复呢,姜父倒先拆自己老婆台:“你对你女儿有点信心好伐,那姓傅的小伙,之前没遇到过女明星?怎么就喜欢窕窕了,过去看不上别人,以后也看不上,就喜欢我家姑娘,啊懂啊——?”

  姜母飞去一个白眼:“我问窕窕呢,问你了啊?”

  姜窕干巴巴笑了两下,回:“妈,你说的那些,我也不能保证,但至少现在看来,他人很好,足够让我放心,虽然他是很多人都喜欢的大明星,但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和普通人没多大区别,给我的安全感也足够。你知道的,我从初三就开始喜欢他了,能和他在一起,也被他喜欢,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甚至做梦都没梦见过。

  所以,我不会去想一些负面的东西,他今天和哪个漂亮女明星拍戏了啊,他今天又对着哪个女米分丝笑眯眯了啊,他的职业就是如此,我想,如果他没有成为演员,我十多年前也不会有机会在电视上看到他,从此有了个憧憬和向往,不经意间和他越靠越近。

  我不喜欢刻意去谋划什么未来蓝图,索要什么承诺誓言,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会把握好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就这么简单。”

  姜窕一鼓作气说完:“所以你们也不要担心我了,我对他的感情,不是一般情侣之间的那种,我想,还有尊重和仰慕,这种情结不同于卑躬屈膝,也不是忍气声,就是长年累月、耳濡目染的对偶像的心情,我知道你们能明白的。”

  …

  这一番话如雷重击,姜父姜母不再多言,他们深知,再说什么后顾之忧,也是徒劳。

  女儿啊…已经魔怔了。

  再者,对方条件也不赖。

  真说起来,能整个人尽皆知的大明星女婿回来,没在心里偷着乐

  就在姜母窃喜之间,姜父又拎出一个重点:“你去见过他父母了,他家人怎么样?”

  “爸爸早几年就过世了,妈妈一个人生活。”

  “妈妈人呢?”

  “很和蔼,能养得出那种儿子,父母亲自然差不到哪去呀,”姜窕含笑补上:“你们女儿能找得到那样的女婿,说明你们也好极了。”

  话落,二老都笑盈盈:“现在这小嘴甜的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跟男朋友啊。”姜窕得意地回。

  “哦…”姜父恍悟:“看来他平时也这么讨好你?”

  “呃,算是吧…”姜窕不想再被调查得更详细,闷下头吃馄饨:“好了好了,我要吃早饭了,再说多,汤都凉了,馄饨也得不好吃了。”

  “好,你快吃!”催着快吃,结果姜母转头又问:“那他什么时候,来见见我和你爸?我这辈子还没当面看过真正的演员呢。”

  “好啦——我会问他的。”

  “到时候把你亲戚都叫过来,一起掌眼。”

  “你们怎么还这样啊。”姜窕悲鸣。

  “我们哪样了,你找个好女婿,还不准给我们长长脸了?你不知道哦,你跟男明星谈恋爱的事情闹出来后,你三姨和上海的那个小表妹,就叫小玥的那个,不晓得打了多少通电话给我,说要傅廷川签名,我头都被烦大了。”

  姜父终究舍不得女儿被聒噪半天,还没吃进去几口:“行了吧你,你让窕窕好好吃个早饭,行啊?”

  …

  姜窕险些把头埋进碗里,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父母这次变风格改头换面从良了呢…

  结果…

  还是这么死要面子啊…**

  除夕夜,姜窕和父母在家吃年夜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吃饭途中,她还特意拨电话过去,同傅廷川,顺便让他在视频镜头里和自己爹妈打声招呼。傅廷川那家伙也是爱玩,直接在电话里讨好卖乖,不知道把手机竖着搁哪了,立马跑远一米,个半身,一本正经地做了个拜年姿势,就跟各大电视台贺岁广告片段里,所播放的他一模一样,致辞道:

  “小傅在这里祝叔叔阿姨猴年吉祥,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挂了电话好久,姜父姜母都还乐呵个不停。

  一晚上都在谈论他,作为亲女儿的姜窕,完全被忽略了…

  临近零点倒计时,万家烟火,缤纷璀璨。

  姜窕站在窗前眺望,外面轰隆不断,新年的氛围,喜气而热闹。

  电视机里的晚舞台上,主持人们正在高声倒数,也是此刻,她接到了傅廷川的电话。

  她弯着笑眼,率先恭贺:“大帅哥,新年快乐啊!”0点到了,一时间焰火喧嚣,夜空如白昼。

  对方像是怕她听不清自己的声音,分贝格外大,一字一顿:“同乐,爱你,一年会比一年更爱。”

  仿佛有烟花怒放在姜窕心底,大脑里也因而兴奋得有些恍惚失真。

  姜窕往屋里走,走到一片宁静处,才回道:“我也是。”

  …

  初五,亲戚间轮到姜窕家坐庄请客,家里来了不少亲友。

  小孩大人的,少说也有十几个,把客厅占了个熙熙攘攘。

  姜窕作为今年家族内部的“大红人”自然少不了有关她的谈资,挨个儿沏茶的时候,没少被几个姐妹和长辈调侃逗趣。

  接下来,就是跟在熊孩子后面飞来奔去地收拾东西擦股,不时还要去厨房帮妈妈打打下手,半天过去,真是比上班还累,姜窕好不容易得了空,就坐到餐桌前捶敲腿。

  家里门铃忽然响了。

  烧饭的姜母忙唤姜窕去开门,估计是太家的人来了。

  姜窕方要起身,就见堂姐已经去了门口,手里拿着吃了半的香蕉,凑近猫眼打望。

  紧接着,堂姐就惊声尖叫起来。

  客厅里顿时被吓得一片静谧,大家都呆住了,往姜窕堂姐那看。

  姜窕刚要问怎么了,堂姐登得开了门,回过头招呼她:“窕窕,来啊来啊,你男人过来了,啊啊啊啊啊——他真的好帅啊——”

  什么?!姜窕诧异,三步并两步小跑过去。

  天呐——

  姜窕倒凉气,

  还真是傅廷川!

  男人一见姜窕,就微微笑道:“新年好。”

  说完剑眉还挑了挑,稍有些得意。

  他一身括的西装,外面搭着大衣,整个人英俊得像刚从电视机里跑出来的一样,极其不真实。

  而他的手上,拎礼品,后面…居然还跟着皮笑不笑(显然是被强迫来当苦力)的徐彻,也提了手的东西。

  客厅的亲戚们闻声,全都挤到门边来看,小孩也探头探脑的,没几眼就哇哇叫:“啊呀我知道你啊,你是电视上的人!共。产。特工!”

  屋内哄堂大笑。

  连专注下厨三十年的姜母,听见这闹腾,都耐不住子,关了排骨汤锅,跑过来。

  瞅清门外站着的是谁后,先是一怔,赶紧推挤自己闺女:“让他进来啊。”

  傅廷川非常礼貌地问好:“阿姨好。”

  矮油,女婿上门咯——

  霎时间,亲戚们全在半羡慕半祝福地揶揄。

  姜母顿时眼睛都笑细了:“快进来,站外面干嘛!”

  傅廷川立马点头。

  “发什么楞呢,赶紧给他拿拖鞋啊!”还在呆滞状的姜窕又被妈妈点了下后脑勺。

  唔,头,好痛。

  见女儿还不动,姜母真真恨铁不成钢,索说:“别换鞋了,反正今天家里来人,晚上也要打扫,快进来!”

  说着就把傅廷川往里扯。

  傅廷川看着高挑修长,但姜母一拽,就乖得不得了,得体地笑着进门,路过姜窕时,还不动声、极快地在她手指上捏了一下。

  姜窕回神,要不是今天人多不方便,她一定要好好敲她几下!

  这坏人!来家里也不提前通知声!多少次了!

  姜父因为出门买午餐要用的酒水饮料,还没来得及现场体验“天上掉下个女婿来”的强力冲击。

  但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

  整间屋子,因为傅廷川的出现,一下子扩大到之前三倍的热闹。

  而某位大影星,就了大衣,被众星拱月般,坐沙发中间,在众亲戚里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妹夫,给我签个名啊行啊?”

  “行。”

  “大明星,你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谢。”

  “傅老师,能和你合影吗?能发朋友圈吗?”

  “没问题。”

  “叔叔,你能再演个共。产。给我看一下吗?”

  “你是姜窕姐姐的侄子?”

  “我是她小堂弟。”

  “那我不给你演了。”

  “为什么!”

  “喊哥哥,马上给你表演。”

  “喔!姐夫!”

  众人笑。

  傅廷川赞赏:“这孩子反应快,将来能成大器。”

  “姐夫你快给我演啊。”

  “我需要个合作对象。”

  “什么合作对象。”

  “陪我一起完成对手戏的。”

  “我可以吗?”

  “可以。”

  “那我演什么呢?”星星眼。

  “小日本鬼子。”

  哄笑过后。

  熊孩子果真扮了日本鬼子,傅廷川是共。,煞有介事演了一出我把鬼子一下打死倒地的浮夸戏码…

  当然,作为助理的徐彻也被推上众矢之的,还有女眷争相问他有没有对象…

  徐彻连连退让:“有了,真有了,不在身边而已。”

  姜窕从头到尾都是:…=_=

  好吧,这个大年初五,真是过得很出人意料呢。

  …

  **

  夜已深,姜家亲戚们都得意而足地离去。

  徐彻也在其中…吵了一天,头都大了,只想赶回酒店睡大觉。

  这趟他来苏州,一半原因是老傅迫的,还有一半,是私人原因,要去见个人。

  家里重归宁静,就剩二老和姜窕、傅廷川四人。

  姜父姜母都没再多说什么,经由一天观察,傅廷川这小子长得帅就算了,举止还沉稳大方,一点明星大牌架子都没有。

  除了岁数和自己女儿差得大了点,其他条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只是,今晚睡觉怎么安排呢…家里虽是三室一厅,但有间拿去作书房了,真正能睡下人的,只有两个卧室。

  姜母犯愁,把姜父拉到一旁窃窃私语:“不然我和窕窕睡,你跟小傅睡?”

  姜父沉默,第一天会面,就和女婿睡一张,想想都有点小尴尬。

  姜窕见爹妈不知在旁边磨蹭个什么,走过去问话:“你俩说什么呢?”

  “你们说吧。”啰哩啰嗦的,姜父撇开她们母女两个,坐回傅廷川旁边一道看电视了。

  姜母瞥了瞥一旁的傅廷川,舍不得撤开视线,浓眉大眼高鼻梁,真是越看越喜欢。

  十几秒后,她才扭回头,着声问女儿:“今晚怎么睡啊。”

  “还能怎么睡啊,我跟傅廷川睡啊。”姜窕理所当然地回。

  “你怎么这样啊!”姜母拍了下她:“还没结婚就睡一起?”

  姜窕呼气:“我们在北京就睡一块了,都成年人了,有自我保护意识,有什么要紧的,你们也不是那种老古董啊。”

  “你这孩子怎么不懂呢,在外面归在外面,这是在家里,忙人家小傅还觉得我们不重视你,急着把女儿甩手出去,反而不珍惜。”

  “他不是这种人。”

  “让他跟你爸睡,你跟我睡,怎么样?”

  “我爸肯定受不了。”

  “你爸也受不了你跟别的男人睡。”

  “那问问我爸?”没等姜母反驳,姜窕就回头,故意笑得很天真无地问:“爸,今晚我和廷川睡一个房间,行吗?”

  …廷川?

  沙发上的男人眯了眯眼,他好像从未听见她这么叫过他…

  每个毫和细胞,都因为这个亲切的称呼变得极为惬意舒

  嗯,他喜欢,很喜欢。

  姜父不知如何作答,同意么,好像会得罪老婆,看她那张牙舞爪要冲过杀人的眼神就晓得了;不同意么,会不会使得女婿不大开心呢。

  姜父选了个对自己而言最稳妥的答案:“随你们啊。”

  傅廷川谦逊地起身:“我睡沙发吧。”

  姜父闻话一惊,也跟着站起来:“不用啊,小傅,你是客,我睡。”

  姜母扶额,怎么争起沙发来了。

  姜窕及时打住,一锤定音:“行了,我跟廷川睡我那个房间,你们俩还跟以前一样。”

  此话一出,姜母也不好再争辩什么,只作愠状瞪了姜窕一眼。

  唉,孩子大了,他们也老咯。

  **

  当晚,作为贵客的傅廷川首先享受了最豪华头等待遇,第一个洗漱完毕回到房间。

  等姜窕再回来的时候,傅廷川正负手在她房里四处观看。

  姜窕此时才想起自己卧室贴了…墙壁的傅廷川海报,还是中学时代买的。

  好丢人。

  听见媳妇儿推门进来,傅廷川回身,同她笑了笑。

  姜窕霎时有些怔忡,时光错,仿佛回到了初三的晚上,他也是这样,惊为天人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眼前。

  傅廷川走过来:“我现在相信你说的,喜欢我十几年了。”

  姜窕瞬间清醒:“我还能骗你啊。”

  她往他那走:“你今天怎么跑过来了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

  傅廷川抚了抚她头:“你入职表上填的家庭地址。”

  “喔…”姜窕敲额头,她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她接着问:“你不提前说一声就跑来,也不怕家里没人,出去拜年了。”

  “准确说,我初三就来苏州了,托徐彻提前来做了下实地调研,知道你家都是初五请客,不可能没人。”

  “好啊——”姜窕指他:“你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傅廷川坦诚,大言不惭。

  哼,姜窕偏头不想再望他,最终视线停在书桌第三级抽屉上,她走过去,从里面取出一大沓笔记本:“过来,给你看些东西。”

  傅廷川跟上,驻足在她身后,高大宽阔的黑影,能把娇小的女人盖得严严实实,修长的双臂就那样直接从她边越过,拿起笔记本,掀开来…

  …

  不得不说,傅廷川是有些震撼的。

  他从未想过,姜窕能把从米分上他之后的,每一则娱乐新闻报纸和杂志上的相关报道都剪下来,认真黏在本子里。

  此外,还有许多不重样的,很久以前流行的贴纸。

  人物画面全都是他。

  她有时还会在旁边标注心情,加油之类的话语,画一些可爱的表情和小人儿,像所有十多岁的小女生都会做的一样。

  一本接一本地翻阅下来,傅廷川能清晰回忆完自己曾几何时的青葱时光,乃至如今的沉厚积淀…

  看到最后,他心里柔软到整个人都仿佛没了劲,下巴完全搁在了身前姑娘的肩头,不想动弹。

  察觉到男人的力,姜窕耸了耸肩:“喂,你看睡着啦?”

  “没有…”傅廷川语气悠长:“没睡着,想睡你。”

  姜窕脸热:“…臭氓。”

  傅廷川侧头,贴在她耳后,轻轻哄:“像刚才一样,再叫我一声廷川。”

  姜窕才不买账:“臭氓。”

  …

  不买账的后果很快得到实现,她被陡然间来了劲的男人抱上书桌,亲得快坐不住,只能勾着他脖子哼。

  动作太烈,书本零零落落散在四处。

  “在我家呢。”呼吸的空暇,她含羞带怯地嗔怨道。

  “在哪都一样,”傅廷川托高她,带她回到上,哑着喉咙:“记得叫小声点。”

  …

  这场爱刺绵,到最后,两人都汗涔涔的,闷在被窝里,相拥而眠。

  姜窕困倦而迷糊,半睡半醒间,能感觉傅廷川亲吻着她额头,一接一地抚摸着她的手指,最终缓缓扣住,不再松开…

  翌,姜窕醒了,睡眼惺忪,只觉眼前白茫茫的,有些刺目。

  眯眼细看,是昨晚窗帘没拉掩饰,还有条小小的细光从那里溜进来,耀人眼睛。

  下意识地,姜窕探出手遮掩。

  好像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硌在眉心,她放低小臂一看,无名指上,竟然套着一枚钻戒…

  钻戒?!

  姜窕一下就惊醒了。

  真的是钻石,切割成许多面的心形款式,稍稍一动都闪到炫目,比外面的头还要璀璨。

  忽然被人搂住,男人温热的躯体贴过来,从背后拥她入怀。

  他凑到她耳边,轻而庄重地说:“姜窕,嫁给我。”

  我深爱的姑娘,嫁给我吧。

  认识你之前,我对感情焦灼不安,前路渺茫,忧心此生无法经历真正的眷恋,

  遇见你以后,我才知道,我心里的是你的形状,任何人都不能填补。

  多么难得,戒指找到了手的归宿,而我终于找到了你。

  我将尽我余生,与你相依,白首到老,不离不弃。只要你愿意。

  —全文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三梳   下一章 ( 没有了 )
欲情故纵我做法医这些我喜欢你很久速食关系入眼赌婚婚在离别时这次来真的/大宅底下的爱猫眼媚吻狂狮兽吻
八仙快乐时时彩网为您提供由马甲乃浮云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快乐时时彩《三梳》第49章 与你相依-全文及三梳最新章节第49章 与你相依-全文完在线阅读,《三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三梳的免费言情快乐时时彩,请关注八仙快乐时时彩网(www.baxianxs.com)